光伏行业隐忧正逐步显现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光伏行业就走上了漫漫下跌路,龙头股更是屡创阶段新低。以隆基绿能为例,2022年7月1日至今,该股股价累计跌幅超50%,已然腰斩有余,甚至到现在一点止跌的迹象都未出现。

尽管各大券商机构一再强调,光伏行业前景广阔,产业链个股业绩表现也确实亮眼,但这并没有拯救低迷的股价,市场表现依旧我行我素——挨揍的总是新能源。

在此背景下,即便是信仰坚定的新能源投资者内心也难免有所动摇,光伏真的不行了吗?当然不是。

光伏行业高景气度依旧

5月5日,国家能源局公布一季度光伏发电建设运行情况。今年一季度,国内光伏新增装机并网容量“狂飙”,达33.65GW,同比增长154.8%。去年一季度数据为13.21GW。

去年,中国共新增光伏装机87.41GW。以此计算,今年一季度单季新增装机量已占了去年近四成。仅今年3月,光伏新增装机量达13.29GW,同比增长466%。

按历史经验来看,由于年末抢装等因素影响,一季度往往是光伏装机的传统淡季。而今年的一季度光伏产业不仅淡季不淡,下游需求更是大超预期。

不难预期,只要国外不添乱,今年应当又是一个光伏装机大年。而终端需求的高景气也体现了上市公司业绩里,光伏概念股一季度的业绩普遍超出市场预期。

其中,硅料、硅片企业盈利能力虽然较去年同期放缓,但仍实现了高水平增长,隆基和通威业绩表现依旧亮眼。而电池和组件企业则受益于上游硅料价格下跌,盈利能力大幅提升。

电池企业中,跨界黑马钧达股份业绩爆发,一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超15倍。爱旭股份盈利能力同样得到大幅提升,一季净利润达7.02亿元,同比增长208.78%。

组件企业则迎来了量价齐升,业绩实现高速增长。其中,净利润增幅靠前的天合光能、晶澳科技、晶科能源一季度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均超220%。

整体来看,今年一季度光伏市场开局火爆,行业需求爆发叠加产业链价格下降,推动各个环节企业利润改善,光伏企业业绩表现良好。站在当前时点,似乎很难不看好光伏。

但是持续高增长带来的并非只有积极的一面,行业隐忧正在逐步显现。

高增长背后的隐忧显现

前两年,新能源车买的如火如荼之际,就有不少投资者提出了“过度透支成长空间”的说法。来到今年,新能源车国补政策退出,新能源车销售也是持续低迷,透支成长空间的说法似乎已得到印证。

换到光伏行业,其实也是一样的道理。

本质上光伏行业的最终产品是电,电池、组件、光伏电站等等这些其实都是为了产出电。换句话说,电力的需求是光伏的终极需求,电力的供需关系是光伏终极的供需关系。

过去人们常说“谷贱伤农”,指粮价过低会使农民受到损害,而电价过低则同样会给电站带来麻烦。事实上,目前部分区域、时段的电价已经看到反映出新能源投资过剩阶段性过快的苗头。

5月1日至2日,山东电力市场现货交易中心出现连续21小时实时负电价数据,刷新了国内电力现货市场负电价持续时长纪录,也引发业内关注。

据悉,山东是第一批现货试点省份中试运行最早出现负电价的省份。转入长周期试运行后,山东也设置了负电价机制。

山东目前的电源结构,调节性电源不足,在新能源装机容量逐年增加的情况下,调峰能力挖掘殆尽。虽然去年山东第一个搞共享储能,目前在运的电化学储能在各省里容量也最大,达到了195万千瓦,但与省内飞速发展的新能源相比仍是杯水车薪。

2023年初虽然山东实行了容量分时电费收取政策,部分负荷调节到了到中午,缓解了光伏容量大发时的消纳问题,但一逢节假日,能调整的负荷也大量放假了,消纳问题就再次暴露出来。

目前,现货交易市场按供需全电量报价,但是出清的时候,是根据报价排出清顺序。当市场供大于求的时候,企业电价报的过高,排位就会靠后,面临出清不了停机的情况。发电企业如果为了持续发电,考虑到停机成本很高,就会有意报低电价,出现负电价。

虽然是电力供应的阶段性过剩导致了负电价的出现,但在此背后是过快增长的新能源装机和尚不完备的储能设备配置。

展望后市,随着新能源在电力系统中占比持续提升,现货市场中的负电价将可能常态化。但常态化并不代表着合理,长期的负电价也会使得运营方收益受影响,反过来抑制装机情绪,光伏装机高增长趋势恐难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