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我国近90煤炭消费基本实现清洁高效利用和超低排放

在“力争2030年前二氧化碳排放达峰、力争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目标下,煤炭行业的走向成为业界热议的话题。

 

事实上,近年来,我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取得了丰硕成果。 世界煤炭协会技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刘锋在11月8日举行的“2020’中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大会”开幕式上介绍,截至2019年,全国原煤精选比例超过73%,原煤精选总量超过28亿吨; 近90%的燃煤发电机组实施了超低排放,能源效率大幅提高,部分燃煤发电机组煤耗达到世界领先水平; 全面升级为高温煤气化技术; 新兴现代煤化工升级示范工程全面实现烟气超低排放、污水废水“近零”排放、VOCs治理; 煤炭焦化、大中型工业锅炉、工业窑炉正在全面开展超低排放改造; 民用散煤消耗量减少到2亿吨以下。

“总体来看,我国85%以上的煤炭消费量基本实现了清洁高效利用和超低排放;煤矿生产集中度显着提高,煤矿“三废”复垦治理水平沉陷地不断得到改善,花园式、环境友好型煤矿不断涌现,为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了坚实的能源支撑。” 刘枫说道。

在此基础上,煤炭行业如何向清洁高效利用更进一步?

中国工程院院士彭苏平建议,我国迫切需要推动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抢占全球能源技术创新和产业化发展的制高点。 其中,氢能和燃料电池将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中发挥重要作用。 预计到2025年,化石能源制氢将成为我国主要制氢路线; 到2035年,化石能源+CCS制氢将成为氢能的主要来源。 同时,一体化煤气化燃料电池是国际新一代煤基发电的技术制高点,我国应加大该领域的研发力度。

刘峰认为,未来煤炭行业必须加快清洁高效利用和绿色低碳发展。 通过绿色开采减少对矿区生态环境的破坏; 通过清洁优质原煤洗选加工,减少能源消耗强度和运力浪费; 通过分级利用,实现煤炭产品多渠道、多元化优化利用; 现代煤化工技术创新,通过煤层气(瓦斯)和矿井水源热泵的开发利用,实现煤炭从单一燃料向燃料和化工原料兼备的转变,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和生产能源消耗技术; 通过综合利用“三废”资源,节约矿产、水、土地资源。 未来,煤炭行业应加大碳捕集、封存和回收利用方面的技术创新,积极参与碳市场建设,走出一条中国特色清洁、高效、低碳的发展道路。

同时,也有业内人士认为,煤炭清洁高效利用虽然可以缓解煤炭污染防治和碳减排压力,但未来煤炭消费量下降是必然趋势,煤炭消费量下降是必然趋势。企业需要尽快为此做好准备。

“十四五期间,国家将要求一半以上省市碳排放提前达峰,电力系统需在2040-2045年实现非化石能源,部分省市将进一步提前实现电力脱碳。” 国家十四五能源规划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周大地表示,当前,世界油气供大于求,油价继续维持低位。 世界正在加速从化石能源向非化石能源的转变。 我国能源低碳转型十分紧迫。

“只有实现能源系统的低碳转型,才能达到绿色发展的环境质量标准。” 周大地强调,煤炭要解决民用煤问题,包括小锅炉、工业窑炉、冶金建材、化工、煤化工等用煤。 ,从源头消除污染,大幅降低煤炭消耗。 能源生产布局和结构需要重大调整。 以煤炭生产和煤电为基础,原有中西部地区煤电基地建设布局需要尽快调整。 “中西部煤炭产能集中地区要考虑集约利用优质煤炭资源,提高优质资源利用率,充分考虑煤炭总量下降的影响。” 周大地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