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化学焚烧到热解吸污染用地的北京拆解

全国范围内,土壤污染隐患排查工作已经基本完成,共计排查土地面积约1.5亿亩。对于土壤污染问题的治理也在推进之中。 

上市公司陆家嘴花费80多亿元买到“毒地”事件,引发全国性关注和热议,也再次将城市发展过程中土壤污染及治理问题推到台前。

“毒地”也称为“棕色土地”,是指曾从事生产、贮存、堆放过有毒有害物质,或者因其迁移、突发事故等原因,造成土壤和地下水污染,并产生健康、生态风险或危害的地块。污染用地如不加治理,仅由土壤本身自然恢复,一般需要两三百年,严重的需要上千年的时间。

在全国迅速城市化进程中,特殊发展阶段众多高污染工业企业关闭、搬迁,其遗留的大量污染用地被用作住宅用地进行开发,一些污染用地甚至未经有效治理。

2014年,我国首次公布土壤污染状况调查结果:以18亿亩耕地面积计算,全国约3.49亿亩耕地被污染。但是有多少城市污染用地被再次开发使用,并未有统计。

据公开报道,在北京,2001年~2005年间,共搬迁了142家工厂,置换出878万平方米可供重新利用的土地。

北京东部化工路、垡头一带过去是多家化工厂聚集地;酒仙桥一带电子企业较多;天通苑最初打桩开工的地基也是建在一个百余亩垃圾填埋场上;北京广渠门15号地块原是一家化工厂,入市拍卖成为2009年北京“地王”,经修复后建起高端住宅。

据相关部门公布的《2023年度土壤隐患排查报告》显示,我国土壤污染严重程度依然较高,但是排查工作有了很大进展。全国范围内,土壤污染隐患排查工作已经基本完成,共计排查土地面积约1.5亿亩。同时,对于土壤污染问题的治理也在积极推进中。

━━━━

“红狮涂料厂”地块样本

2004年4月28日,北京宋家庄地铁站正在施工,当挖掘作业到达地下5米处时,3名工人突然出现急性中毒症状,紧急被送往医院进行治疗。其中症状最重的一人接受了高压氧舱治疗。

随后,北京市环保局开展了场地监测,原来,该地块原址是北京一家农药厂,始建于上世纪70年代,尽管已经搬离多年,但仍有部分有毒有害气体遗留在地下。宋家庄地铁工人中毒事件发生后,污染土壤被挖出运走,进行焚烧处理。

这一事件标志着全国工业污染场地问题正式进入公众视野。自2004年起,北京市开始对建设用地土壤污染进行防控,成为全国最早开展此项工作的城市之一。

2007年,万科通过招标方式以5.9亿元价格拿下红狮涂料厂的限价房地块。招标文件中说明了该地块的污染情况。该地块在上世纪50年代曾建有农药厂,上世纪80年代起改为涂料厂,生产涂料、油漆,部分土壤已被污染,面积约14万立方米。

拍下地块后,万科对受污染用地采取了综合治理,先将“毒地”全部挖出,运到北京远郊进行化学焚烧,再运新土填补。

当时担任万科集团副总裁的毛大庆曾在微博上表示,万科购得后,历时5月将地下最深达5米共23.8万吨受污染土壤挖出,经转炉高温焚烧处理,耗资约9000万元,之后购买优质土壤回填,耗资超1亿元,治理费用悉数由万科承担。检测完全合格后方着手开发,环保部曾以该项目作为土壤治理案例进行研究。

━━━━

政府出资,焦化厂地块“去污”

北京焦化厂曾是国内最大的焦化类污染场地,历经40多年化工生产,多环芳烃、苯系物和萘等有毒、有害污染物从土壤表层渗透到地下18米之深。

1998年北京焦化厂因环保问题结构调整,至2006年底全部停产。自2007年起,对该场地的风险评价调查纳入北京市政府规划并逐步实施。之后,修复建设方案用了4年才通过专家评审。

北京市政府将该为建设保障性住房,污土修复项目于2013年招投标后正式启动,成为国内首例正式启动的大型化工类污染场地治理工程。

2013年5月,北京焦化厂污染土壤治理一期工程正式启动。经过4年多治理,2017年焦化厂地块污染物全部治理完成。

北京市保障性住房建设投资中心是焦化厂一期污染土壤治理和将来保障房的建设单位,其副总经理刘志宇表示,“焦化厂项目污染土壤修复技术,采用的是国内目前代价最高、效率最高,也是治理最彻底的技术,就是热解吸技术。”

北京焦化厂保障性住房地块总用地34.2万平方米,污染区域0~18米土层范围内污染土壤约153万平方米,目标污染物为苯、萘和多环芳烃类。对于多环芳烃类污染土壤采用异位高温热解吸技术进行治理,共计38.58万平方米;对苯、萘类污染土壤采用异位低温热解吸技术进行治理,共114.42万平方米。修复资金全部由北京市政府出资。

━━━━

“污染用地”治理任重道远

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污染防治法》《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实施,生态环境部陆续出台污染地块土壤环境管理办法、建设用地土壤污染修复目标值制定指南(试行)等,建设用地污染预防、调查评估、风险管控和效果评估体系已初步建立。

2022年9月23日,北京市出台了《北京市土壤污染防治条例》,于今年1月1日起施行,这是北京市首部土壤生态环境保护地方法规。条例细化了市、区两级人民政府土壤污染防治和安全利用的职责,要求街道(乡镇)将土壤污染防治纳入网格化管理。

但是,“土壤污染隐蔽性强、治理成本高,难度大,确保建设用地土壤污染有效管控仍然任重道远。有的地方企业伪造土壤污染状况现状调查报告,移出疑似污染地块清单,将地块违规出租他用或作为建设用地违规开发。”生态环境部华北督察局一位人士表示,应持续强化建设用地土壤污染管控,确保人民群众“住得安心”。

该人士建议,梳理名录(生态环境部发布的建设用地土壤污染风险管控和修复名录)中重度污染用途情况,严格用途管制,对拟开发利用的建设用地地块,在充分考虑环境风险基础上,经过专家科学论证和有效防范后,结合地块现状,合理规划地块用途。纳入风险名录地块鼓励用于拓展生态空间,可借鉴北京市通州区将原东方化工厂作为城市绿心的生态修复经验,有效防止被污染土壤对周边群众造成不利影响。

城市绿心中央是一片78公顷的荒地,本是东方化工厂的污染区,土壤和地下水都存在一定污染。现在,这里逐步形成荒草、灌草、疏林、密林的风貌,食源、蜜源植物占到38%。

“起初计划采用传统方式,为土壤和地下水做净化和修复,比如打入药剂、覆土封闭等。但这些方式见效慢、成本高,且治理效果有可能反复。市领导提出,用生态的办法解决生态问题。方案因此做了调整,把这块区域圈起来作为生态保育核,减少人为扰动,利用生态的方法去做自然净化,同时为野生动植物提供远离游人的空间。”北投集团绿心园林公司工程部负责人党胤锴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