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战略 中国G20与全球能源治理

10.25

今天

“介绍”

与其参加国际能源组织来维护能源供应体系,中国更愿意走一条中国特色的道路。 中国将如何参与全球能源管理,G20是另一个试金石。

中国杭州G20峰会已经落下帷幕。 作为东道主,中国不仅彰显了经济大国地位,也致力于不断推进应对气候变化的承诺,倡导发展绿色金融,展示中国在推动全球能源治理中的作用。 与其参加国际能源管理组织来维护能源供应体系,中国目前更愿意走一条有中国特色的道路。

能源治理_能源治理最大的挑战_能源治理与法律前景/

习近平主席上任以来,“一带一路”倡议推动了中国在欧亚大陆的能源合作。 中国将如何参与全球能源管理,G20是另一个试金石。

能源与全球治理紧密相连,涉及领域广泛,包括基础设施发展、投资政策、贸易规则、环境保护、水和农业政策等。对能源问题的预测总是困难的,尤其是那些遥远的未来问题。 五年前,能源专家就指出,核技术的快速进步和日益严重的气候问题将为全球传统能源趋势迎来“核能复兴”。 然后,突然发生了福岛核电站事故。 页岩气革命之前,很多人认为美国能源进口前景黯淡,不得不依赖煤炭。 谁能想到美国竟然有机会实现能源独立。 气候变化不再是“未来的问题”,并使能源问题变得更加难以预测。

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气候变化具有直接影响,导致许多气候应对措施的出现。 与前工业化时代相比,气温上升2摄氏度就会对大气造成不可估量的破坏,这已成为科学和政治共识。 如果我们想要限制地球温度的持续上升,各国就必须将二氧化碳的过量排放限制在5650亿吨之内。 这种观点正在影响投资和政策,政府和企业无法确定化石燃料是否会继续在未来主导能源。 与此同时,许多新能源、新储能技术不断涌现并应用于市场。 不难想象,这些技术未来的竞争力将会越来越强。

但以亚洲为例,该地区近年来经济的快速增长严重依赖大规模化石能源。 尽管这种发展不可持续且环境成本较高,但亚洲国家的能源结构有必要转型。 这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实现,甚至可能加剧地区政治不稳定。 而且,新能源技术成本过高,不足以在短时间内改变现状。 传统化石能源投资者不会就此退出,市场竞争仍将持续。

上述能源问题的解决有赖于更好的国内和国际能源管理。 向低碳转型已成为广泛接受的趋势,这不仅意味着减少二氧化碳排放,也代表着能源行业的变革。 这种转变不能仅靠科技手段来完成,还需要不同国家的合作与配合。 它依赖于完整的全球能源政策结构和决策过程,即有效的全球能源治理。

当前,国家层面和全球范围内的能源治理力度还不够,缺乏全面、可持续的能源体系。 许多国家能源管理能力太弱,部门职能重叠,未能实现能源与其他问题的紧密联系。 各国之间也缺乏协调。 从现有机制来看,G20可以成为促进能源合作、向低碳转型的平台。

作为领导人级别的国际峰会,G20自2008年诞生以来就备受关注,始终与能源问题密切相关。 2008年华盛顿峰会提到能源安全,2009年匹兹堡峰会通过取消化石能源补贴重要决议,2010年韩国峰会强调致力于绿色发展,2012年墨西哥峰会再次强调取消化石能源补贴,为了投资清洁能源,2013年圣彼得堡峰会成立了“能源可持续工作组”。2014年澳大利亚G20峰会重点讨论了能源效率、全球能源结构、市场透明度、投资和天然气等问题市场。 随着G20工作重心转向国际经济,能源、气候问题也与经济、金融问题结合在一起。

G20在全球能源治理中具有三大职能:

首先是平台:G20平台的最大优势是可以利用现有国际机制的力量和资源来推进议程。 作为一个国际论坛,理所当然地汇聚了能源相关的专家、金融界和领导人,以建立国际能源管理的整体理念。 与G20领导人峰会同时举行的B20和C20峰会也可以为能源治理提供框架。 此外,完善全球能源体系往往需要各部门和企业的广泛参与。 G20下可以设立各种工作组,让政府部门、企业和非政府组织参与其中。

二是金融:能源结构向可持续转型的关键因素是资本流动,涉及金融投资考量,同时也受到控制、补贴和多方关系的影响。 G20可以推动金融市场的作用,确保向可持续能源转型不会因短期市场信号而改变。 它可以通过官方出口信贷机构和主权财富基金指导能源投资规范和标准。

三是管理:在国际合作中,跨部门合作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企业和民间开始扮演管理者的角色。 G20可以充分利用这一全球管理新趋势。 全球治理已成为多重“管理者”的功能,私营部门和非政府组织也有能力影响规则的制定和实施,这些“管理者”也开始相互密切合作。

能源和气候问题是各国当前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并将加速其他问题的出现。 能源管理不足和不可持续正在影响世界的未来发展。 能源领域复杂多变,G20并不是一个完美的平台,但可以很好地将能源与金融、投资、贸易联系起来。 通过与企业和非政府组织合作,各国领导人可以找到巩固市场经济合理性、促进能源转型投资的最佳途径。

第十一年,G20峰会首次来到中国杭州。 全球能源治理、气候问题、绿色金融发展成为峰会重要议程。 绿色金融实际上是中国气候外交的补充。 中国承诺在2030年之前达到二氧化碳排放峰值。这一承诺推动了去年11月巴黎COP21谈判的成立。 现在中国希望通过G20舞台巩固在全球环境问题上的主导地位。

中国在全球绿色债券中的主导地位重申了中国对改善环境质量的承诺,绿色金融旨在填补可持续转型与绿色经济之间的投资缺口。 2016年上半年,中国持有全球绿色债券的33%。 不仅在数量上获胜,在环境风险技术分析方面也具有优势。 中国环境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绿色金融发展小组去年提出建立现代绿色金融新体系的建议,包括绿色股票指数、绿色评价体系、公私绿色基金、国家碳污染治理体系等。交易市场。

G20是中国能够平等参与甚至发挥领导作用的少数国际机构之一。 中国参加了国际能源署、欧佩克、能源宪章等全球重要能源管理组织。 但其联系相对较少,影响力仍有限。 因此,其在全球能源管理体系中的地位相对边缘化,渠道较多。 对中国来说是好事。 通过G20进一步协调能源管理问题,可以最大化中国在全球能源管理中的利益。 中国应推动G20能源可持续工作组与其他能源机构建立更密切的联系,共同推动全球能源治理和绿色金融发展。

中国在本届G20上的表现,特别是在宏观政策领域的表现,证明了中国对全球治理的高度重视,希望为稳定全球经济政策创造制度框架,为成员国提供公共利益。 作为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费国和新能源生产大国,中国应继续把全球能源治理置于解决气候变化、低碳转型等全球性问题的前沿。

(作者简介:于家豪,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能源地缘政治项目副研究员)